来书网 > 乡村小说 > 乡村满艳 > 第47章 乱摸什么
    他的身手很敏捉,抓住我脚用力一扯就把我给伴倒了。接着他一脚踩在我的腿上。

    杏香被吓哭了,旁边的人这时候才上来劝架。两个人把我扶了起来。他并没有就此罢休,甩开拉住他的人,飞起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。顿时我感觉自已都出不上来气了。接着又是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别打了,柱子你娃又在我这儿闹事是不是。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人上来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柱子对他抱拳说:孙老板对不住了,这小子不懂规矩,我教划他一下。

    孙老板瞧了瞧我,挥挥手:小伙子赶快走吧,以后不许上我这儿来打牌

    我捂着肚子就蹿了出去,杏香也紧跟着出来了。我忍着痛,让她推着自行车一口气跑了好一段路。

    我靠在一户人家的墙根下休息,身上好几处都发疼。

    杏香关切的说:你怎么样了,我们去医院看看吧。

    我哪里顾得上这此,心里全是对那个柱子的怨恨。我站起来发现自已还有行动能力,就是走路一拐一拐的。我跨上车说:你就在这儿等着我,千万不许走啊。我马上就回来。

    杏香挡在前面:你要去干什么啊,你是打不过他的。

    我说:我不是去打架,去那头买点东西,马上就回来。

    我骑着车回到茶馆门口,柱子还在里面。我掉了车头对里面喊道:那个叫柱子的,敢报上你的大名吗,改天老子要来找你算账。

    所有人闻声抬头,柱子看见握着拳头就要冲上来,被身边的人拉住了。

    我做好了踩踏板的动作,语言上继续激怒他:是个孙子就别吱声,还是个男人的话就报上大名,这仇我是铁定要报的。

    一个打牌的指着柱子说:小伙子我来告诉你,他叫孟德柱,人称柱哥,家住南坡村,他爹是村支书。

    柱子接着说:小王八蛋听请了吧,想找老子报仇随时恭候,你叫什么啊,留下你的狗名。

    我拿大拇指指着自已鼻头说:孙子你听好了,老子叫苏贞全,淘金村的。说完,我赶紧骑车跑掉了。

    因为怕他追上报复,我不敢再镇上久待,和杏香骑着车去了另一个小镇。在那边吃了千饭,逗留了此时候,才骑车回村子。到村子边上的时候,天才抹黑。我们只好留守在外围。天完金黑下来以后,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还亮着灯我们也不敢从窗户钻进去。在墙根坐下来,她靠在我怀里,仰望天空,满眼都是繁星。我看到有泪珠从她脸颊上滑过,搂紧了她问道:杏香,怎么又哭了?

    杏香抹去眼泪,脑袋埋进我怀里说:今天在茶馆的时候我都吓死了,你下次不要跟别人打架好不好。我好担心啊。

    我用少年那种特有的轻狂。吻回道:你瞎操心什么。男人哪个不是这样,风里来雨里丢的,没经过历练的男人都算不上是男人。

    我偏不许你这样。杏香威胁的说:我真会跟你姐姐告状的。

    我逗她说:你告状的话,就不怕我打你啊。

    你才不会呢。你是不会打自已女人的。杏香信心十足的说,还顺便赐了我两记粉拳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已拿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来软的她更软,来硬的她则会以柔克刚。不由得对她增添了几分怜爱。

    我很自然的把手放在她的高耸上隔着衣服抚摸,杏香推开我手:你乱摸什么,等会上床了,我脱光了给你。

    我坚持把手放在上面: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,怎么摸不是摸,就让我摸摸吧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杏香又把我的手推开,拉开自已外套的拉链,抓着我的手放到了衣服里面。仅隔着一层单薄的内,衣抚摸起来感觉完全不一样,里面的小罩不但没有成为获取舒适快尸感的阻碍,反而因为它的存在,抚摸的时候别有一番手感和滋味。

    中午的美餐很快就消化完了,我抽回手捂了捂瘪下去的肚子,问她说:你饿不饿啊?

    杏香说:饿了啊,今晚是不是又得吃泡饭啊。

    不一定。我说。

    杏香不明白这三个字的意思,天真的问道:那我们吃什么啊。

    我只好说:不是每天都有剩饭的,兴许今晚家里都没有吃的。

    没事。我可以不吃晚饭的,也不会觉得太饿的。杏香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心下说,你能忍饿,可是我受不住啊。思来想去,我决定提前回家。过的真跟逃难似地,虽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杏香。但是我得站在一个负责人有担当的男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。虽说不能让她过的有多好,但是至少不能受冻挨饿吧。( 乡村满艳 http://www.laiishu.com/0_4/ 移动版阅读m.laishuw.com )
网络赌场网址娱乐-永利现金网投平台-正规现金赌博平台_来书小说网